未分类

荔枝视频管我下载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钱三运问:“石书记,如何加强监督?出现问题,如何惩处?”

   石国红吞吞吐吐地说:“这,这个嘛,我还没有想好。”

   钱三运又问镇人大主席宁先如:“宁主席,谈谈您的看法嘛。”

   宁先如说话直来直去,不怕得罪杨志超:“我不同意石书记的观点,加强监督如同隔靴搔痒,作用非常有限。改变食堂管理的乱象,要有刮骨疗毒的毅力和决心,我的想法是,推倒重来,终止合同,重新招标。”

   杨志超大惊,没想到宁先如会来这一招。如果重新招标,他的小姨子很难中标,食堂可是一块大肥肉,每年纯收入少说也有二三十万元。他当即反对:“这哪行?承包合同约定的年限是五年,今年才第三年。如果今年到期,是可以终止合同的,关键问题是,还有两年才到期。我们最起码的契约精神还是要有的。”

   宁先如说:“谁说没到期就不能解除合同?这几年,食堂办得一团糟,早就违反合同约定了!”

   钱三运问:“合同原件在哪里?”

   宁先如答道:“方主任那里有。”

   镇党政办主任方志鹏负责书记碰头会的记录工作,每次开会都参加。

   镇长杨志超当即说:“方主任,去档案室将合同原件拿来。”

   方志鹏马上就下了楼。

   气质女神穿白色长裙飘逸唯美写真集

   钱三运心里清楚,杨志超主动让方志鹏拿合同原件,说明合同内容对他小姨子有利,要不然,没有他的授意,方志鹏随便找个借口,宁先如也没办法。

   方志鹏很快将合同原件拿过来了。钱三运浏览了一遍,合同约定的镇政府单方解约条款只限定在几种特殊情况:因食堂责任发生火灾、食物中毒、环境污染、安全等事故。也就是说,食堂伙食差,够不上单方解约条件。

   钱三运看过后,将合同原件递给了宁先如。宁先如仔细看了看,指着其中的一个条款说:“合同上写得很清楚,食堂伙食差,可以相应扣减伙食补助。即使不解除合同,也要采取必要的措施,不能因为食堂承包者是镇领导亲戚就网开一面!”

   宁先如有个绰号“黑脸包公”,杨志超对他恨之入骨,却毫无办法,只得辩解道:“宁主席,食堂承包者是我亲戚不假,但当时的招投标程序是公正公平公开的,并没有什么猫腻。这几年,她只赚了些辛苦钱。”

   钱三运问:“辛苦钱?是多少?”

   杨志超说:“我问过小姨子,她说扣除成本及工人工资外,每年只能赚个三四万元。”

   钱三运又问:“几个工人?工资有多少?”

   杨志超说:“五个工人,总工资每年近十万元。”

   钱三运说:“这就是说,五个工人加小姨子工资总额十三四万元?还有哪些成本?”

   杨志超说:“是的,最大的成本就是食材,此外,还有水电费、餐具及食堂用品购置。”

   钱三运说:“杨镇长,确认说的属实?”

   杨志超说:“属实。”

   钱三运说:“刚才我看了合同,约定双方协商一致可以重新签订合同。我在想啊,辛辛苦苦一年,只挣个三四万元,也太少了吧。要不,食堂改变承包方式,由全包为半包,食堂食材、水电费、餐具及食堂用品购置等,全部由镇政府负责,镇政府每年拨付人员工资十六万元,怎样?”

   没等杨志超说话,沈石满抢着说:“钱书记这个办法不错,既提高了食堂承包者的待遇,旱涝保收,又从根本上解决了食材质量问题。”

   石国红也说:“我赞同这个方案,我还有个想法,就是为了提高菜肴品质,可以在十六万元的基础上,再设立两万元浮动奖励金,镇政府成立食堂监督委员会,加强监督和考核,年底打分,每名职工都可以参与评分,然后加权一个分值,按照分值兑现浮动奖励金。”

   钱三运赞许地说:“我完全赞同石书记的建议。”

   宁先如也说:“我也同意,既然大家都没意见,那就按照这个办。”

   杨志超是打碎门牙咽肚里。他瞒报了小姨子的真实收入。这下可好,食堂改为半包后,收入要锐减。大家都同意,他一个人提出了异议:“我看这不太妥当吧?这合同是镇政府和我小姨子签订的,我不能越俎代庖,替小姨子重新签订合同吧?如果她不愿意重签,我也没办法。”

   宁先如气呼呼地说:“杨镇长,这个方案已经很好地照顾了小姨子的利益了,怎么又变卦了?说她每年只能赚三四万元工资,现在这个方案,小姨子至少能赚七八万了,收入翻了一番,还想怎么样?她要是不想承包,我让我的小姨子承包!”

   沈石满和石国红都不说话了。他们也觉得杨志超太随意,一会儿东,一会儿西,出尔反尔,这是书记碰头会,不是儿戏。

   钱三运说:“这样吧,在两万元的浮动奖励金的基础上再提高两万元,这样能更好地调动食堂承包者的积极性。以后,食堂食材由镇政府派人采购,不与食堂承包者发生直接关系,从根本上杜绝食材质量不合格的问题。这事就这么定了,大家还有没有补充?”

   杨志超不说话了,再为小姨子辩护,就说不过去了。

   钱三运说:“好,下一个议题。西顾山垃圾发电厂重新选址问题,大家议一议。”

   杨志超第一个跳出来反对:“我还是那句话,为了招商引资任务和财税收入考量,西顾山垃圾发电厂不能搬走。”

   沈石满在西顾山脚下的城西新区有套房子,那里环境好,有山有水,配套设施也逐渐完善,他准备退休后在那里养老,因此,从个人利益考虑,他希望西顾山垃圾发电厂能够搬走。至于招商引资和财税任务,这与他没有多大关系。因此,沈石满说:“我支持将西顾山垃圾发电厂搬走,现在搬走成本还很小,一旦建成,想搬走就困难了。招商引资和财税收入固然重要,但不能以牺牲环境为代价,我们不要带血的GDP!”

   石国红的儿子在城西新区有套新房,因此,他也支持将垃圾发电厂搬走。

   宁先如自然支持钱三运的提议,杨志超一个人也不好再坚持己见。西顾山垃圾发电厂搬到毗邻长河镇的千亩盐碱地这一提议获得通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