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分类

雪梨pear最新

人走远后,默默站在一边的林宪东才走了过来,猛地拍了拍自家献殷勤被拒的孙子,然后顺势搂紧他架着他往院内走。

“臭小子,你这心思白费了吧?精心打扮了一通人家还是讨厌你……不过,你今天到底去他家弄啥了?给爷爷说实话。”

“拐他外孙女……”这便是实情。

林宪东猛地停下脚步,凝眉看着林益阳,一字一顿道:“爷爷明天带你去省城医院看看脑,这样下去真不行。”

“我脑子没问题,要说有问题,应该是心里有问题。我一看到陆小芒,就会控制不住自己。”林益阳其实也觉得自己有病。

她就像一个谜一样,吸引着他,让他不由自主的沉沦。

“醒醒吧,人家才九岁。”这孙子真的变态了,不行,得想个办法纠正他。

林宪东想了一夜,第二天就去找了营长唐一宽。

过了几天,营部就有了新的人事调动,够级别往上升一级半级的营部军官一下子升了五个,部调往团部去工作了,空出来的五个位置也迅速被填补了。

又过了一个星期,五个来自不地方的军官就带着各自的随军家属搬进了家属区。

营区半大小子们摸清楚这五家人的底细之后,竟然买了好几挂鞭炮庆祝。

连着两周周末,林益阳都没得闲,被林宪东硬拉到了省城医院看脑,看完脑子又顺便看了胸内科。

清纯美女操场运动忽遇大雨仍自在

拿到检查报告的时候,林宪东才算彻底放下了心。

脑子没异常没病变,心脏也好好的。

回到营部的时候,就听到了噼哩啪啦的鞭炮声,一群十五六岁的半大小子聚在院子里,一边放鞭炮一边贼眉鼠眼地往一楼新搬来的人家屋里瞧。

林益阳微微皱了眉头,拉开吉普车的车门,大长腿一迈,落地之后就头也不回地朝楼梯口走。

林宪东笑眯眯地凑到那群小子旁边,然后突然提高声音大吼:“起开!围着别人家干嘛呢?”

小子们正春心荡漾,冷不丁耳朵边上有响雷一样的声音突然响起,都被吓了一跳,捂着耳朵往旁边跳,给林宪东让出了一条道来。

林宪东大模大样地走到那一排屋子前。

有眼尖的人认出了他,立马从屋里走了出来,毕恭毕敬地跟他打招呼。

先走出来的是个四十来岁的国字脸军人,身后跟着一个身上拴着围裙的腼腆妇人。

“老领导好,我是秦国立,这是我爱人方静。”秦国立朝着林宪东行了个标准的军礼。

林宪东回以军礼,眼往屋内一睃,明明看到窗口趴了个正冲外看的少女,却装作没看到,笑眯眯地问:“家都来了么?怎么不见你家小丫头?”

“筝心,出来一下,见见爸爸的老领导。”秦国立连忙冲屋内招了招手,让趴窗口的少女出来。

少女怯生生地站起来,慢慢走出屋门。

那一群半天小子们纷纷哗哗叫了起来,十分激动。

少女生着一张好看的瓜子脸,细细的枊叶眉,眸似得子,皮肤很白,黑而亮的长发上别着一个弹簧蝴蝶夹子,夹子随着她的走动一摇一颤,少年们的心也一晃一荡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