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分类

香蕉视频黄板app下载在线播放

♂? ,,

这次王氏学乖了,不敢在逞口舌之快了,缩了脖子不敢哼声,就哎哟哎哟的说要打死人了。

白若兰这时才从地上爬了起来,她却指着白若竹骂道:“就是让她打我们的,一肚子的坏水,不想我们家好过!”

白若竹差点没笑出来,到底是谁家不让谁家好过啊?她家好好做点小买卖,老宅非得插进来,根本不需要他们帮忙,还得给管吃管喝又给她们分钱的,这什么道理啊?

“若兰说话可凭凭良心,我们看下午客人少一些,叫若竹带娃回家歇歇,们冷嘲热讽就算了,还骂人家来福媳妇,好好的邻里关系都被们给毁了,们自己不消停,让我们跟着难做人,现在还怪我们头上了?”林萍儿叉着腰就骂了起来,她不好骂大嫂,但侄女是晚辈,却是可以说说的。

白若兰还要辩驳,来福嫂挥了挥拳头,说:“赶紧滚,否则老娘连一起打!”

白若兰到底胆小,扶了她娘往外走,等走远了还回头说:“白若竹等着,我回去告诉爷爷,看他收拾不收拾!”

白若竹撇撇嘴,她等着呢,老爷子来又能怎样,不就是喊喊骂骂吗?他不嫌丢人就骂,她家人缘好,附近的商家都看到这两天是怎么回事了,保不准老爷子自己被噎个半死呢。

就是真要打架,老宅如今也不是他家的对手,那个刺头三郎可是躺在床上不能动呢。

当然,最主要他们已经抓到王氏的把柄了,看他们还如何嚣张的起来。

等王氏走了,白若竹有些不好意思的跟来福嫂说:“嫂子,是我连累了。”

来福嫂这会打爽了,心情格外的好,听了惊诧的说:“瞧说的什么话啊,我就是看不惯她,就是咱俩关系不亲近,我也照样看不惯她那个人。再说我又没吃亏,连累我什么了?”

温柔女孩眼神有星辰大海

白若竹是真的有些不好意思,她本来跟来福嫂讲她家跟王氏的矛盾,是不想刚刚交好的来福嫂对她家有什么误会,却没想到来福嫂太过看不惯王氏,总替她家出头,还落了王氏的辱骂。

任何一个女人被人那样骂,肯定心里都不舒坦,所以白若竹觉得这事自己也是有些责任的。

“她再来别理她了,没得让为了我们得罪了人。”白若竹小声劝道。

来福嫂不在意的说:“这种人我还不怕得罪了,她今天这样骂我,这梁子肯定结下了,我还能怕她了?”

白若竹知道来福嫂不会让着王氏,也没再劝,只想着如果来福嫂因此惹了麻烦,她一定会力护着林家的。

等白若竹跟来福嫂说完话回了铁板锅前,白义宏过来低声对她说:“临安村牛家。”

白若竹给了她爹一个赞许的笑容,她爹也快能当007了,太厉害了。

白义宏却嘟囔起来,“下次这种事情别让我了,我真以为把人给撞出毛病了,吓死了,都差点露馅。”

白若竹抿嘴笑了起来,“爹,哪能总有这种事情啊,一次就够烦了。”

白义宏急忙点头,“对,这种事情也不会天天有,不然谁也受不了。”

林萍儿见白若竹还不带孩子回去休息,就催了起来,生怕白若竹累坏了身子,白若竹想了想低声说:“爹、娘、大哥,咱们今天早些收摊,我想今天就去趟临安村,反正离镇上近,费不了多少功夫。”

“不是说明天去吗?”林萍儿不解的问道。

白若竹微微摇头,“我怕明天大伯娘要带人来闹事,如果我们不在,怕来福嫂他们吃亏。”

“也是,那咱们明天得在这里,我让二郎也过来。”林萍儿咬了咬牙说道。

白若竹是不想打扰二哥读书的,但想想也没办法,她也没想到王氏嘴贱那样骂人家,还让人给打了。

随后白若竹抱了蹬蹬回家睡了一会儿,等睡醒就把蹬蹬托付给了桂枝,然后去了摊子上帮家里人收摊。

旁边林来福夫妻见他们收摊这么早,急忙问道:“若竹,们不是住到镇上了吗?怎么今天这么早收摊?不是大伯娘来找麻烦了吧?”

来福嫂眼中有些歉色,她这会儿冷静下来,又觉得自己有些冲动了。

白若竹笑着说:“没有,是我们要去看个朋友,晚了路不好走。”

来福嫂听了才松了口气,“那就好,那赶紧去吧,明天早点出摊啊。”

白若竹走前做了两个手抓饼给林家送去,没等来福嫂给她钱,她就跑掉了,头也不回的说:“明早换给我块豆腐就行了。”

来福嫂无奈的摇摇头,跟林来福说:“咱家一块豆腐哪够人家两个手抓饼的钱啊?”

“是啊,咱明天再送白家几碗豆花吧。”林来福说道,他是个老实人,特别不好意思占人家便宜。

白家一家人把推车推回了家里,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准备出门,白若竹卡好时间给蹬蹬喂了奶,然后把孩子托付给了方桂枝,叫她抱去跟于红袖一起照顾孩子,方桂枝听了笑着说:“夫人怕是要高兴死了,要不是不好意思,她巴不得天天抱着蹬蹬呢。”

白若竹知道于红袖喜欢孩子,也跟着笑了起来,“那说明我家蹬蹬是个万人迷,不知道多幸福了。”

“就是他个小坏蛋喜欢乱抓。”方桂枝压低了声音,嘻嘻的笑了起来。

白若竹噗的笑喷了出来,嗔了方桂枝一眼,说:“要是他待会再不老实,就打她小屁股!”

“我可不敢,别说们了,就是谢夫人也得跟我拼命。”方桂枝俏皮的吐了吐舌头,好像又变回了以前那个开朗的她。

白若竹见她心情没有前阵子那么沮丧了,也松了口气,被亲爹娘这么伤害,也确实让人很难接受。

随后,白若竹一家出了门,没多久就抵达了临安村。

白义宏见到路边有人,就朝人打听起来,“老乡,请问牛家往哪里走啊?”

被人的人热情的给他们指了方向,然后问:“们是牛家的亲戚吗?以前咋没见过们来村里呢?”

“我爹今天在镇上不小心把牛家婆子给撞了,我们是来赔钱的。”白若竹抢着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