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分类

左手live在线观看

陈雪娥听到鼻涕狼对他的称呼,心里就是微微一动。

季辽离开之前曾对陈雪娥说过,他这次回仙北就是要把仙北的家人都接到这里来。

冰雪聪明的陈雪娥闻听鼻涕狼这么叫她,当即就猜测出,她家老祖这是在仙北成了家事,有了长房夫人,现如今是要给她一个名份了。

陈雪娥并没什么野心,能久伴在她眼里强大无比的季辽左右她已经心满意足了,而且她也从来没想过向她家老祖要什么名份,只要这么默默的就行了。

不过有名份当然比没名份强多了,至少从身份上来看,她从此后就不再是婢女了。

不得不说,陈雪娥这女子实在是太聪明了,仅是因为鼻涕狼这一句话,在这么短的时间里,就能把事情给猜的七七八八。

她心中大喜,脸上挂上了一抹灿烂的笑意。

这笑恰到好处,好像是等待郎君归来的小媳妇,又好像是下人见到主人般的感觉。

她美眸流转,看着鼻涕狼背上的几人,心里暗自揣摩那些人的身份。

“狼爷爷!”季晓柔兴奋的对着鼻涕狼招手。

鼻涕狼翅膀一抖,庞大的身子便落在了广场之上。

“嘿,晓柔长大了呀。”鼻涕狼刚一落下就是大嘴一张,笑着说了一句。

文艺森女气质女孩

“嗯,是呢,我都三十多岁啦。”季晓柔乖巧的点了点头。

芦竹几人在鼻涕狼的背上跳了下来。

而季辽则是小心搀扶着季绣娘在鼻涕狼的背上落下来。

“大哥哥!”季晓柔惊呼了一声,一下子扑到了季辽的怀里。

“呵呵呵,晓柔长大了呀。”季辽习惯性的抬手揉了揉季晓柔的脑袋,满是宠溺的说道。

“嗯,人家一直在等你呢。”

“好了,大哥哥这不是回来了么!”

所有人都把目光看向了季辽这里,一时都不明白季辽什么时候又多了个妹妹。

“诶…?爹,我什么时候又多了个姑姑啊?”季子禾这时狐疑的问了一句。

“她…”季辽迟疑了一下。

“我是大哥哥捡来的。”季晓柔毫不避讳的把自己的身世说了出来。

“哦…!”季子禾哦了一声。

所有人听了这话,这才搞明白。

陈雪娥闻听季子禾叫季辽爹,心中一动,不禁暗叹自己的肚子不争气,被老祖临幸两次都没能怀上。

“好了,晓柔,别缠着大哥哥了。”季辽拍了拍季晓柔的肩膀,笑着说道。

“嗯!”季晓柔点了点头,这才松开了季辽。

季辽笑看着素手立于一旁的陈雪娥。

陈雪娥则是脸颊略带红霞的对着季辽微微欠身,“雪娥见过老祖。”

“嗯…”季辽嗯了一声,转而看向了身旁的季绣娘。

却见此时的季绣娘正上下打量着陈雪娥,眼睛里闪烁着微光。

“夫人,这就是我此前对你说的雪娥了。”季辽介绍着说道。

“嗯,不错。”季绣娘满意的点了点头,答应了一声。

陈雪娥和季晓柔听季辽叫这老妪夫人均是一呆。

饶是冰雪聪明的陈雪娥也以为这个老妪是季辽的娘呢。

她反映很快,脸上诧异之色一闪即逝,连忙整理了下妆容,对着季绣娘恭恭敬敬的行了个大礼,“雪娥见过夫人了。”

“嗯,此后大家都是姐妹,就不必行此大礼了。”季绣娘带着笑意的摆了摆手。

“是!”陈雪娥乖巧的应了一声。

季晓柔惊讶了片刻,这才把周围站着的人都打量了一遍,当看清甄灵儿是,她猛的惊呼,“呀!妖物!”

本来还热闹的气氛,随着季晓柔的这句话瞬间冷了下来。

甄灵儿本还是笑着,闻听季晓柔突然这么一说,那笑立时僵在了脸上,满是尴尬。

“晓柔不得胡说。”季辽喝了季晓柔一句。

季晓柔立即知道自己语失,连忙对着甄灵儿陪着不是。

“对不起,对不起,是我说错话了。”

“无妨。”有了台阶,甄灵儿表情也松了下来,并没因为季晓柔的话生气,轻轻颔首着回了一句。

芦竹打量着季辽的那座符仙宫,眸子里满是羡慕。

“季兄离家已久,莫是想在这里叙旧,不想请我们到你符仙宫里坐坐?”

季辽闻言这才想了起来,一拍额头,“呵呵呵,你看我都忘了,咱们还是先到符仙宫里再说吧。”

说罢,便当先引着众人向着符仙宫走去。

而就在所有人到了符仙宫的大门口的时候,忽的就听一声震耳的破空声响起,还不等众人看清时,一股庞大的灵压便冲天而降,直接把他们几人尽数包裹进去。

所有人都是一惊。

在这股庞大的灵压面前,饶是有了筑基期修为的芦竹和甄灵儿,也有种抬不起头来的感觉。

季辽也是诧异了一下,不知道什么人敢在他神韵山这么做,回头一看,却见来人是一个身穿月白道袍,手持长剑,头戴素冠,容貌清冷的女子,正是他的师叔柳如烟。

季辽微微一呆,万万没想到他归来时第一个来看他的不是云霓、比水流,

而是柳如烟。

毕竟此前他这个师叔和他的关系可不怎么融洽啊。

季辽不敢怠慢,挂上了一抹笑意,对着半空中的柳如烟行了一礼,“师侄见过柳师叔了。”

柳如烟面无表情,缓缓落于地面,眸子里冷芒闪烁,在季辽周围扫了一眼,最终把目光落在了季辽的身上。

季辽看着柳如烟这么个表情,心里更加纳闷。

他虽然和这个师叔关系不好,但总没惹到她吧,而自己又是多年未归,刚一回来,他这个师叔就找上门来,看其的模样还是来者不善的样子…。

“七峰主你好大的胆子。”柳如烟直视季辽冷冷开口。

季辽眉头一皱,站直了身子,不卑不亢,“师叔这话说的我怎么听不懂?”

“听不懂?”柳如烟冷笑,“怕是你以为成了种道山的一山之主就能无视种道山的规矩,什么闲杂人等都能带进来种道山么?”

话落,柳如烟语气更冷,看向了甄灵儿,“更何况还有一个妖物。”

场内几人听了柳如烟的这话都是一愣,完全没想到这个修为奇高的女子,说话竟是这么不顾情面,竟是当着他们的面说他们是闲杂人等,而且更是直言不讳的说甄灵儿是妖物。

一时间他们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虽是心有不悦,但谁都没敢表露出来。

季辽听着柳如烟的这话,双眸一阵寒芒闪烁,胸口立时腾起一阵怒火,喘息了几下,那团怒火才被他强行压制了下去。

“哼,柳师叔说话时还请别忘了你的身份。”季辽冷哼了一声,也是毫不客气的回道,然后再次说道,“这些人都是我的家眷,莫不是季某带些家眷到我这神韵山还得问过你不成,若是这样,季某这个神韵山的峰主不做也罢。”

“我种道山岂是你能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,他人可以留下,但这个妖物必须要当场斩杀掉,以免坏了我种道山的名声。”

听了这话,甄灵儿脸色唰的一白。

不过令她心里一暖的是,就在柳如烟话音刚落,季辽却是大手一挥,拦在了她的身前。

“你敢!”季辽大喝。

柳如烟眉头一挑,饶有兴致的看向季辽,“怎么?七峰主这是想让我亲自动手了?”

“柳如烟你若有胆就与我试试,看看你到底能不能伤她分毫。”

既然撕破脸皮,季辽也没什么好顾忌的,直接直呼其名的说道。

“哈哈哈,我想试试。”柳如烟哈哈一笑。

说罢,她周身白光爆闪,那元婴圆满的气息轰然爆发,如惊涛骇浪一般倾泻扩

散,向着四周疯狂席卷。

平静的天地瞬间狂风大作,那无与伦比的威压肆意弥漫。

季辽脸色一变,没想到柳如烟会真的动手。

“到符仙宫里去。”

说完,季辽手上猛一掐诀,耀眼的湛蓝光芒陡然释放,那金丹后期的气息立时在他体内冲出,向着体外四溢。

不过,他与柳如烟的修为差距太大了,湛蓝的光芒不过在体外撑开了丈许便再也无法扩大半分。

“嗯…?”感应着季辽金丹后期的气息,柳如烟狐疑了一声。

当年季辽在极南数百万人面前结丹,距离现在不过才区区几十年而已,如今竟是连跳了两个境界,达到了金丹后期。

这种速度要是纳气筑基倒也好说,充其量就是天资好一些罢了,但是金丹期还能有这种进境速度,那就只能用恐怖来形容了。

不过,她也仅仅是诧异了一下而已,现如今季辽在她的眼里仍旧只是一粒尘埃,她抬手就能将之给碾死。

柳如烟,手指轻轻一挪。

就听呲啦一声,她手里长剑立时移出剑鞘半寸。

只是半寸而已,一股凌厉无匹,裹挟着斩破天地的滔天剑意立时汹涌激荡。

一刹那周围的天地仿佛变成了精铁铸成,化作了一道道剑锋,割裂着天地的一切。

(本章完)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一世符仙》,微信关注“优读文学 ”,聊人生,寻知己~